当前位置

走着走着,花就开了散文1200字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0-02-13 07:11 阅读: 次

  久未动笔,懒于动思,日子表面一片宁静,无异于往常,甚至平静得出奇。

  没有大喜,没有大悲,心不欢喜,也不疼,无所期望,也不曾失望至极。这就是所谓的平淡,所谓的凡生?走着走着,花就开了;念着念着,情就没了;过着过着,爱就逝了;疼着疼着,心就结茧了;笑着笑着,泪就流了;想着想着,人就老去了。

  当莫名而来的烦躁、压抑、悲观、失落一股脑而来,我猝不及防,无路可退,无处可躲,觉得快要窒息了,无从排遣。那一刻,在它们的面前,我脆弱的像个懦夫、像个可怜虫,任凭生活将它们混合为一杯无色无味的鸡尾酒,灌我入口。也不问我是否愿意,都强行逼我就范。我只能无言以对,以缄默收场。

  曾经以为无所畏惧的坚强的外表、坚硬的外壳似乎再也难以承受脆弱无助的内心,曾经说好的幸福呢?说好的快乐呢?都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曾经晴空万里、碧澄碧澄的心湖,却在湖底深处暗流涌动,百味杂陈,一片乌云密布、阴暗晦涩,我在无声的黑暗中咀嚼着莫名的失落。很苦,很涩。

  眼前熟悉的人,熟悉的物,几乎都成了我眼里的元凶。毫无来由的迁怒、漫无边际的心痛,只觉得自己身陷囹圄,无法掌控,只想要迫不及待地逃离,永无止境地放逐自己。不想听见,不想看见,不想说话,只想一个人去远方流浪。

  闭上双眸,想让思维停滞、让记忆断层,想要隔绝这喧嚣的尘世,忘却那令人烦扰的一切。可是心若未曾放下,走得再远又能如何?只不过是地点的转移、环境的变迁,那感受的心未变,一切都未变!我不可救药地坚定着这唯心主义的腔调。

  还是起来动动吧,哪怕是暂时的离开,也好让心有自由呼吸的空间和瞬间。于是关上手机,抛开一切,一个人说走就走,哪怕头顶正下着稀稀落落的小雨,也难以阻挡我按捺不住的冲动。丛林、鸟鸣、湿漉漉的走道、偶尔迎面而来的陌生人,没有人看得出我内心深处的忧郁和无助。不用倾诉,不用解释,不用安慰,一切都不用。

  流徽榭的水映出岸边的树影,我于水边静静地发呆,凝望着水中的小鱼,我甚至有些羡慕他们了,无忧无虑地自由徜徉,还会偶尔钻出水面喷吐着泡泡。这幸福的鱼儿,想要的不多,一池水,就是它们的天堂乐土。它只是尽情地游弋着,从不奢望岸上的璀璨与华丽。哪怕面对即将被捕下锅的悲惨命运,也丝毫看不出惊惧和惶恐。

  就在这初夏的雨丝里,走着走着,看着看着,想着想着,便不再觉得那么愁苦了。耳边突然那么清净,心里渐已平息,其实一切都未改变,只不过是因为我的离开。放开了别人,也就等于放开了自己。一份束缚苛求的亲情,一个短暂飘渺的虚名,还有那份充满幻相的如空中楼阁般的情感。其实,杞人忧天,庸人自扰,绑缚了别人,把希望于别人身上托寄,换来的只是一厢情愿的失落。

  想一想,承认脆弱又怎样,接受不快乐的现实又何妨,何必要那自诩的坚强,何必要否认低谷时的失落、痛苦和绝望。狂风暴雨从未离开过人间,可四季依然绽放着难以抗拒的景色。吞食人间烟火,摆弄柴米油盐,岂能每日艳阳高照,鲜花朵朵?不开心就是不开心了,只需出去走走,面对深谷密林放声一吼,抑或是低声私语,说出那些素日里不能对人说的。 走着走着,在你不经意间,兴许花就开了。

  离开有离开的好,独自承受也有一份寂寞的美。离开了,便不用再强颜欢笑、刻意伪装,不用再故作轻松、纠结矛盾,不用再去面对残破的棋局、凄凉的结果。到了最后,能够拯救自己的便只有自己,任何奢望和祈求都是那么可笑滑稽,就连身心相容的不留一丝缝隙的伴侣都终将要游离而去,还能有怎样的情感能够直抵内心,不离不弃?

  就那么走着,那一刻,只剩下一个行走的人和一颗裸露的心,简单,沉静,无牵无挂,仿佛只是一个人,无角色,无羁绊,真有种不再回去的冲动,让生命融入这深邃无边的绿。

  走着走着,所有的不快就那么悄然隐匿了,只看到枝端叶尖的雨水点点滴落,湿了发丝,也平息了心湖深处一场跌宕起伏的风波。

赞助推荐